帅的和小鸟一样。

低产,随便写写。
自傷無色

【黑白普】試問,你是本大爺的master嗎。

Fate設定

 

Master尼克 

 

servant基爾

 

 

召喚。

 

 

  繁華的冬木市人流湍急,大大小小的街上佈滿各色各樣的人種。在這個城市,雖不是可以到處看見外國人,但說起概率,大概是十個人中有一個不是日本國籍。

 

  高樓大廈像是廉價貨物一般,入眼的建築幾乎幢幢直通雲霄,像是複製粘貼一般,絲毫沒有每個城市該有的特色,沒準這便是這座城市的特點。

 

  尼可拉斯翻閱從附近書報亭購買的旅遊簡介,剛下飛機而來的輕微眩暈還未消除還是先在附近露天座位上休息為好,不必太急於佈置魔術工房,在得到令咒的第一時間就當機立斷購置了來冬木的機票即是為了早點適應這片不久后便會發生戰爭的地方。

 

  尼可拉斯決定在這第一天走一遍這個城市,用自己的眼睛而不是使魔。

 

  在不遠處的便利店買了一些簡單食物裝入單肩背包,尼可拉斯東張西望走在街上不時對照著手中的手冊,就像一個剛到的外國遊客一樣,普通、平常。

 

  閃亮的金色髮絲以及俊美而顯著的歐洲人外貌引起路人的關注,畢竟人類對於美麗的事物總會加以關注,這種行為更多的表現為注目。少許年輕的女子高中生微紅著臉頰小聲地與周圍的夥伴討論著這位外國旅客,并偷偷拍下背影發送郵件與其他不在場的好友共享。尼可拉斯咧開嘴揚起自信的笑容,他對自己的容貌有著非凡的自信也擅長在一些場合利用。

 

  尼可拉斯順著人流走過人群密集的大街,在公園長椅上拿出地圖圈圈畫畫,他敲擊著長椅的扶手思量著工房的位置以及周圍的地形優勢,為將來的戰爭收集資料。習慣性撫上眼眶下一條明顯的傷疤,以指腹輕擠縫合處,那是他思考時的固有動作。

 

  但在沒有召喚出從者的目前,不能通過servant的能力來透析戰術與地形的配合,果然還是盡早準備召喚事宜嗎。

 

  剛入秋的白天,微風吹拂過揚起燦金頭髮,青草像是一陣陣波浪般湧動著,一浪接一浪。流動的空氣帶來草間特有的泥土清香。尼可拉斯上身後仰靠在椅背上歎了口氣,閉上眼揉了揉酸痛的額角祛除東奔西走的勞累。

 

 

 

 

  [為了貝什米特家族的榮耀!我們必須拿下這場勝利給時鐘塔那群目中無人的混賬東西看看,貝什米特並沒有沒落,尼可拉斯,你絕對,要拿下聖杯!]

  男人佈滿皺紋的手狠狠按著尼可拉斯的肩膀,激動地瞪紅了眼睛不厭其煩強調著,尼可拉斯撫摸著手背上的聖痕在男人污濁的眼球里發現了數不清的血絲以及自己的身影。

 

  [放心吧老頭子,你當我是誰,本大爺絕對會贏的。]

 

  青年微闔眼瞼,湛藍眼眸透著一股油然而生的信心,握緊了刻印著令咒的手背鄭重地宣誓。

 

 

 

  冬木不缺的就是公寓酒店等設施,凱悅酒店是其中的佼佼者。身為冬木最高建築有著三十二層的高度,裡面的裝飾也盡顯豪華。尼可拉斯在櫃檯登記拿到鑰匙后便離開了酒店,像是散步一般悠閒地朝著山裡走去。

 

  尼可拉斯按照指示在一片隱蔽的空地上用水銀畫魔法陣的圖案,在一塊岩石上放上一塊鐵質物品,那便是家族準備的圣遺物,關於程序在腦內早已演習過很多次,但還是弄得尼可拉斯有點緊張,決不允許出任何差錯。

 

  [滿盈吧滿盈吧滿盈吧滿盈吧滿盈吧,周而復始,其次為五。]

  

  一遍唸著咒語,尼可拉斯在消去中畫上[消卻]、[退滅]四個陣圍繞成召喚之陣。

 

  [然,滿盈之時便是廢棄之機。]

  

  尼可拉斯伸出手聖痕朝上對著魔法陣,另一隻手緊握小臂抑制住抖動。

 

  [宣告——]

 

  [汝身聽吾號令,吾命與汝劍同在。

 

  應聖杯之召,若愿順此意志、此義理的話就回應吧。

  

  在此起誓——]

 

  魔力圍繞著全身,體內的魔術迴路循環蠕動引起惡寒與難以想象的痛苦,尼可拉斯的視野逐漸變暗。周圍氣體圍繞成肉眼可見的氣團蹂躪著他的肉體,尼可拉斯咬緊牙關忍受繼續詠唱咒語。

 

  [吾願成就世間一切之善行,吾願誅盡世間一切之惡行。吾即手握其鎖鏈之人。]

 

  氣團壓制著身體,尼可拉斯無視這種由於傾軋而產生的幾欲尖聲慘叫的疼痛。集中精力念咒語,但手卻抑制不住地顫抖,尼可拉斯更加用力按住手臂。在這緊要關頭不能鬆懈精神。

 

  [汝為身纏三大言靈之七天,來自于抑止之輪、天枰之守護者!]

 

  以這句話作為禱告的結尾,尼可拉斯體內的魔力像是海嘯一般波濤洶湧沖至海岸。霎時周圍掀起一股強大風壓,召喚陣閃耀著耀眼光芒,閃得尼可拉斯幾乎睜不開眼。終於,在不斷溢出的炫目光芒中出現了蒼藍的身姿,尼可拉斯高抬手掩住眼勉強睜開眼,映入視線的卻是一只嫩黃小鳥。

 

————咦?

 

  [喂本大爺問你,你就是我的master嗎。]

 

  包裹在周邊的氣團終於消失,尼可拉斯在看清對方的第一時間有點吃驚,只因那長相與自己幾乎一模一樣,除了髮色瞳色不同,遮擋住大部分身體的純白披風上印著一個碩大十字架模樣,腰間佩戴著鋼鐵之劍。但很快緩過意識,舉起手將令咒向對方示意。

 

  [如你所見,我就是你的御主。]

 

  銀髮男人——Archer,對,的確是Archer瞇起猩紅的眼睛打量了一下尼可拉斯,繞著他走了一圈。

 

  [嘿master,本大爺有件事從剛才就在意,你的臉和本大爺的幾乎一模一樣!]

 

  Archer湊近尼可拉斯的臉,戴著鋼鐵護具的手捧起尼可拉斯的臉龐轉來轉去,像是欣賞一件新奇的藝術品,最後發出一聲嘿嘿笑聲。

 

  粗魯。臉上傳來的冰冷觸感讓尼克皺起眉沒好氣拍開Archer的手,整理了一下因召喚而褶皺的衣服。

 

  [聽著,Archer。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也許我召喚的並不是我想要的servant,我需要你的真名。]

 

  [那就豎起你的耳朵聽好了,最好扶住周圍能扶的地方吧!本大爺的名聲能讓你嚇得坐到地上,聽好了——!本大爺名為基爾伯特·貝什米特。]

 

  銀髮青年高傲地揚起頭顱企圖給這個第一次見面的master一個下馬威。

 

  [那我也自我介紹一下吧,我是尼可拉斯·貝什米特,多指教Archer。]

 

  如同預料,召喚出來了。由彼方而來,來到此方,過去的幻影降臨到了大地上,以英靈的姿態。

 

 

——————————————TBC

 

  一時心血來潮想寫黑白普,但腦洞有限,沒有什麼好梗。也就加急趕出了這章,雖然覺得不會再更,畢竟懶而且文筆不咋樣,還是有點節操打一個TBC為好。

  

  我設定的尼克是比基爾相對沉穩卻不失那份高傲有點孩子氣,來講講設定吧,我現在立刻想背景。[....]

 

  貝什米特家是以前的貴族,但如今已經沒落,希望通過聖杯來實現他們復興的願望。尼克的資質只是比普通魔術師出眾一點,不是龙傲天,但頭腦好。至於基爾,本來想設saber的,但弓兵的獨立行動能力真的是,爽。而且啊!自古弓兵多近戰,咳於是我就這麼安給基爾了。其實,挺合適的,仔細想想的話。

 

  召喚環節借用FZ片段。

 

  感謝看到這裡,容忍這流水賬記事。

  順便,擴列嗎。我fate舊閃aph黑白普。

 
  才发现tag打少了,再来一遍。

评论(6)
热度(17)
上一篇

© 自傷無色 | Powered by LOFTER